芒果网预订电话:40066-40066 或 0755-33340066
当前位置: 主页 > 文化建设 >

拍了一辈子悲剧的周星驰身患孤独绝症

时间:2021-10-26 13:33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点击:
到处说戏、西装革履,像个有模有样的演员,可曾想过,在片场连死尸都没人要你演?你怀抱梦想,情怀像电影明星的照片一样贴满你的墙,又可曾想过要守着街坊福利院,庸庸碌碌过完这一生? 这么多年,《家有喜事》、《大话西游》、《国产凌凌漆》等等星式影片的

  到处说戏、西装革履,像个有模有样的演员,可曾想过,在片场连死尸都没人要你演?你怀抱梦想,情怀像电影明星的照片一样贴满你的墙,又可曾想过要守着街坊福利院,庸庸碌碌过完这一生?

  这么多年,《家有喜事》、《大话西游》、《国产凌凌漆》等等“星式”影片的循环播放,周星驰那张或俊朗清秀、或搞怪癫狂的脸,人人都看惯了。

  隔《喜剧之王》里那个每天对着镜子喊着“努力!奋斗!”的尹天仇,已经过去二十年。

  其中标志性的九龙城寨,到1993年拆除之时,仅仅2.6万平方的地方,就住下了五万多居民。

  算起来,这是周星驰生命里的第二个英雄,也是周星驰第一次对英雄二字有了概念。

  他可能整天穿得邋里邋遢的,一双人字拖加一个睡衣,一掌下去就死掉一个小强。

  显而易见,她仓促成就的婚姻并不幸福,不仅物质条件极差,夫妻俩还天天吵架。

  像《功夫》里整天穿着睡衣脾气暴躁的包租婆,《大话西游》里的青霞、铁扇公主、春三十娘,《西游降魔篇》里的段小姐。

  回过头我们再来看一下周星驰小时候的生活状况:父母感情不和,住在贫民区里,身边三教九流,家里贫困潦倒,认识的第一个英雄是徒手打蟑螂的大叔。

  小时候看父母吵架,周星驰一边害怕绝望,一边又从这种害怕和绝望中找到一些不一样的东西。

  “我父母都是很有艺术细胞的人,他们的一举一动都很有娱乐性,就连打架都很有看头,可能因为妈咪不是那种柔弱的妇女,所以他们的吵架甚至打架,往往都有出人意料的战果。”

  这种苦中作乐的眼光,不论是在创作还是表演上,都高度统一地贯穿了他的一生。

  他自己在家练功夫,先练铁砂掌,就拿一锅绿豆,手不断往里面插,直到磨出老茧。

  练铁砂掌多了之后,他觉得自己已经在同龄人中找不到敌手,就去跟校长说,能不能在学校里开班收徒,教授功夫,为学校做一点贡献。

  有次,周星驰说要拍片子,硬拉上不太情愿的梁朝伟,在香港的一座山上演起来。

  梁朝伟本是推销员,因为整天被周星驰拉着讲电影、演戏,就跟着一起去考试了。

  出来两人一同回家,在坐地铁的时候,周星驰很兴奋地对梁朝伟说,你不行,我肯定被录取了。

  《喜剧之王》里,周星驰饰演的尹天仇扮演一具死尸,也要表现从生到死的人物内心活动。

  这其实来自于线年版的《射雕英雄传》时,周星驰扮演一个被梅超风一掌拍死的宋兵。

  后来重放这个镜头,周星驰笑着说,你放大看,他其实是有表演和情绪在里面的。

  在《喜剧之王》这部他的半自传性质的电影里,男主尹天仇在被骂被嘲笑之后,总会调整表情,面带微笑地说一句话,“其实,我是一个演员。”

  电影里,他跑完龙套去吴孟达那里拿饭,三次都被刁难,盒饭摔在地上给狗吃都不给他。

  到处说戏、西装革履,像个有模有样的演员,可曾想过,在片场连死尸都没人要你演?

  你怀抱梦想,情怀像电影明星的照片一样贴满你的墙,又可曾想过要守着街坊福利院,庸庸碌碌过完这一生?

  在他这里,这重如千斤的梦想,其实也无非就是,走到你的面前,拿起我该拿的便当。

  也许对于周星驰来说,他不怕要走过荆棘遍布的丛林,穿越渺无人迹的沙漠,经历种种不为人知的苦痛。

  跟所有在职场底层打拼的普通人一样,周星驰即使从事的是演员这个行当,依然无人过问。

  梦想不仅仅是一个词而已,它是一条路,是一条抬头不见星星,低手不见五指的夜路。

  1988年,他有了机会演电影,是《霹雳先锋》里的一个配角,浪荡江湖的小弟阿boy。

  1990年,《赌圣》打破香港电影票房纪录,周星驰同时拿到金马奖最佳男主提名。

  之后1991年的《赌侠》、《整蛊专家》、《逃学威龙》票房爆炸,《逃学威龙》更是打破《赌侠》的票房纪录,成为香港史上最卖座的电影——周星驰彻底火了。

  仅仅一年之后,1992年,周星驰有七部电影上映,全部挤进香港当年的票房排行榜前十,且前五名全部是他的作品。

  一个人能一年拍七部电影也就罢了,每一部都票房爆红,且前五名都是你的片子,别人怎么活?

  所以作为演员,他不满足于对自我角色的掌控,而会将这样的体系延伸至整个电影——当导演几乎是必然的。

  王晶曾说绝不会再与周星驰合作了,但“他的演技在我这里排第一,那个演技我真是拍烂手掌。”

  1992年,周星驰爆红的一年,是他一步登天的一年,也是他失去罗慧娟的一年。

  他跟所有描述普通人的电影故事里写的一样——爱情和事业,你最终只能选一个。

  在《西游降魔篇》里,舒淇饰演的段小姐说,“我就是想找个如意郎君,和他一起成个家,生一堆小宝贝,那个人就是你。”

  2013年,《西游》上映,周星驰接受柴静采访,柴静问,“什么时候结婚?”

  最近诸如《一个北大毕业生决定去送外卖》、《一个出身寒门的状元之死》都在刷屏,人们被虚无的中产阶级焦虑给挤压地变形了。

  《功夫》里周星星有着天下无敌的如来神掌,最快乐的事,不是他一掌打服了火云邪神,而是开了个糖果店,和黄圣依扮演的哑女重归于好。

  不论是《食神》还是《大内密探》,不论是《功夫》还是《西游降魔》,主角都是可以从一个普通人,一夜之间成为一个绝世高手的。

  但他当小混混时,他手无缚鸡之力时,出乎所有人意料地打垮火云邪神,才配得上勇气二字。

  踏上最平凡的路,最黯淡无光的路,天那么黑,路那么长,于是才需要那么大的勇气。

  主角不是什么圣人,《喜剧之王》尹天仇教黑社会演戏,《九品芝麻官》里包龙星是个大贪官,《功夫》里周星星一开始千方百计地当个坏人,就连《美人鱼》里,邓超开始的角色也是个有钱没品的典型暴发户形象——

  说到底,他拍的东西很简单,无非是普通人的生活里那些闪光之处,那些疲惫生活里的英雄梦想,那些苦中作乐,那些坚持到底。

  这么多年了,他讲述的东西其实没有变过——少年对于世界的幻想,普通人的生活闪光。

(责任编辑:admin)
相关内容: